• 回后 2009-03-26

    事情往往不会因为你的离去而变得更好或者更差,多数情况它们会默默守着你回来。

    我带着一点点累,一点点慌,一点点急,一点点勇,继续做着。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《隐蔽的秩序》

    据闻这曾经是一本禁书。本以为又是什么炒作的伎俩,阅后恍然,如果在30年前这书不禁,我砍个头下来,超级好书不多说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《爱情笔记》

    我不太明白,为什么我几乎痴迷的阿兰德波顿既然会写出一本哪么扯淡的书,跟徐克拍的“女人不坏”一样的烂,一样的无聊,而他们自己还在唧唧歪歪的装深沉,假装幽默。看后会发现浪费生命的书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《易经杂说》

    这可以说是《易经》里最肤浅,最能被普罗大众所接受的书,在找创意概念的时候翻来启发灵感,借鉴,参考,有时候也会忽然觉得“少时读易经,转眼白发人”。

  • BPK新年鸿签! 2009-02-03

    2008已去,2009伊始。对这个风浪未退的新年,应该以怎样的一个状态开始?

    BPK新年贺年站独步江湖,望各位多多支持。

    www.bpk.hk

  • 年末小结 2008-12-06

    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他们都这样说。

    一年来得到什么?一年来学习到什么?一年来失去了什么?一年来错过了什么?

    2008年,我们起码在进步。

    这个月特别多赞美,跟春天似的,经受过冬天考验的植物,是否上天就会庇护,那下一个冬天呢?

    我好像变得越来越苛刻,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平易近人的管理者,结果自身意志不受事物影响控制,变得强势,跋扈。

    当然,这也成为了我的行事风格,这段岁月里也多亏团队的配合,理解,让我的这种专制显得自然。

    2009年我告诫自己,我该学会包容和原谅,团队文化在潜移默化的进化,必须多元性的加入,才能更加强大。

    我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,也不知道多远才是尽头,我们只为在沿途留下最美的画面。

    PS:近期都呆在珠海,打理着这边的办事处,见的人越多,说的话越溜,沉默的时间好像也会更多,思考和决策也会更长,对这键盘,敲打一点点思绪的句子,困难。我怎么了?

  • 夜里回到家,因为近期公司的事物繁杂,弄的特别头疼。

    喝着母亲煲的汤,听着母亲讲有关财务方面的事情,虽然我已经委托财务公司去打理,但还是自己理解下比较放心。

    每一行,每一业,当钻研入微后,那种姿态和气度,都让我吸引。

    夜深

    好好准备明天挑战。 

  • 公司第一桶金 2008-10-29

    恩,我知道你们都想问第一桶金是多少,放心,我是很坦诚的,我很负责的告诉各位,保密。

    但这个数字是可以兴奋的让我写下这篇博客。

    万事开头难,短短的几个月,历经许多许多难事,问题的本质是还原一种看事物的方式,天真了,简单了,自然明了了,道德的力量,作为一个坏人的我,体味到。

    BPK的股份因为人事的变动,进行了重组,对于小型的广告公司来说,最重要的资本除了订单,就应该是人脑,而判断人脑的方式的首要前提必定是道德情操。

    现在我们开始招人:

    一名ART:软件潮人的同时,可以陪印刷厂的叔叔阿姨通宵下。

    一名COPY:扎实文字功底,已婚或者多次恋爱经历,独道泡妞泡仔秘籍。

    以上共性要求:人品需要厚道,幽默风趣鼓舞公司势气,不是借口先生,理由小姐。

    最终解释权当然是我喜欢!

    简历附带作品发至topplz@gmail.com(切忌你应聘的是创意产业公司,并不是一家方格的商务型公司,注意你的简历)

    PS:终于松了口气,在那一天,我们很心悬,之从顶心的人离开后,所有运气又重新靠近我。 

  • 纠结 2008-10-08

    学会静下心来,抹去一层层杂念。

    学会躺下身子,抚摸一次次狼狈。

    满腔热忱当饭吃的人,还在年轻。

    创意,文案,策略,执行,每一环都仿佛离你越来越远,而你更需要掌握的是,谈判,周旋,应酬,洞察,讨好。

    应该,是因为所有真情实意都在用虚假伪装的姿态表露,我纠结了。

    长声叹气一口。

    明天讨债去! 

    (在BPK次贷危机的那一天,我们都转业成黑社会人士了) 

  • 父亲的生日 2008-10-01

    OK,每年这天我都会很认真严肃的跟父亲说:"生日快乐“。今年,当然也不例外。

    无奈今天的感觉很不平淡,但也不热烈,岁月在辗转流走,仿佛我感受到那种平淡的真实。

    或许,这天,我们有所沟通了。

    生日快乐。 

  • PS:图片来源豆瓣活动群网友 

  • 广告人的应酬!

    是一个跟死亡有关的哲学问题!

    因为你是乙方,你无法拒绝,特别在创业初期,任何一个自然人,都将成为你的甲方。

    当然,这是我的观点,对于那些起点高的公司,大可不必。

    在吃方面我是比较讲究的,但由于应酬实在太多,导致吃不香,喝不醉。

    吃要点贵的,好看的,但不一定好吃的。

    喝要喝贵的是肯定,但更要喝那种喝了第二天不迷糊的。

    遇到汕头人和犹太人,必须狠狠的喝,不能赖酒,要故作深沉,略显豪迈的喝,无论你的酒量如何,此类义气人士都会认可,毕竟你是豁出老命。

    遇到客家人和美国人,客气的喝,喝道互相都不知道在客气个啥为止,不能豪迈,不敢豪迈,多说少喝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  遇到东北人和上海人,可能都认为不应该分一类,但本质都是同类,必须醉中带醒,醒中缠醉,糊里糊涂是一个境界,酒量的考验。

    遇到广告人的话应该怎么喝?

    很简单,往死里喝,因为互相都在攀比是活的时间比谁长,谁的客户就肯定比谁多!

    PS:又应酬到醉了,想创业的人记住,大学别喝坏了。。。。。美好的生活等着你去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