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鸿和雄~~ 2007-08-21

    下午跑购书中心看了会书,终于把一直想看的《设计中的设计》领回家了,还顺带够了本《少林问禅》,深知接下来的日子需要恶补知识。

    约好了雄下班后一起吃个饭,聚下旧。

    两人聊了很多,往事,新事,趣事,无聊事,情事,悲事,喜事,偷情事,八卦事,正经事。

    天河区那乌迷密的天空很“忙”,人也一样。

    城市人,该停一下了。

  • 客户 2007-08-07

    客户的心你总想去摸索--他们到底要什么?

    客户的手你总是高攀一下细缝里的金钱--什么时候给?

    客户的心情要好好把握--跟水煮的饺子似的翻来覆去,到底熟了没?

    客户的良心你最不懂--卖了你和要了你,都是一两秒的事情!

    PS:苦闷中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• 于是在下班前20分钟做了个小练习,感觉流行的东西是否真的会成为经典?或者说平面已经不在平?很荣幸我是个新人,大家都那么关心我,教导我,也许这就是新人的唯一资源——无知。

    PS:回家吃饭,细菌你个贱人今天再不找我,我连最后挤乳沟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  • 4400 2007-07-09

    当身边的狐朋狗友们依旧在痛斥《越狱》的剧情越写越垃圾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的继续追逐着我爱的《4400》,虽然同类型题材的《英雄》《失落》都很精彩,但无论怎么样我还是被这个先知的小女孩吸引。

    PS:第一天实习的感觉并不好,除了老板叫我早点下班,让后面狼群眼的同事视我“仇人”之外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,SO,我总是这样,希望每天都有世界让我去拯救。

  •      就这样香港在大风浪中涛浪排沙的度过了十年,到来的今天仿佛人们早已经忘记了这十年的心酸苦辣,应该是的,一眨眼的十年谁还能记得,唯一能保存的或许只有这些人的影像和笑容,做着明天应该做的事情而不去想后面的十年。

         小作中隐藏了多少人物,大家不知道能不能一一说清楚,我保证有几个人大家是肯定猜不出来的,猜出来我请饭。。。。。。哈哈。。。。。

  • 贱人们一路保重。

  • 结束了一个地方,踏进一个新的地方。

    或许一切都应该这样重新开始我会更顺畅些,更理智些。

    回家的这一个月里发霉了许久,思维在跳动着,从《宫本武藏》到《山海经》,无一不给我创作灵感。

    可能我就应该这样看下去。

    荒唐的简历丢了好几处,文案,策划,创意,其实我更适合那一个,我自己总会对着窗外的啤酒瓶喃喃自语。

    日旭日的想。

  • 关你屁事! 2007-06-18

    酒精有点弥漫。

         把家里人酒都屯了出来。
         原来就还不少,家,果然是个无忧的好去出。
         不知道为何独自对饮。
         其实挺爽,那细腻点的苦涩和静幽的悲哀。
         大巴上遇见很多人,往日的人,今日的人,过去的人,不想提起的人。
         随风就这样开到同一个目的地,也许尘总是轻浮的。
         荡漾着街头,只为寻找点寄托,结果丢给了三个混混。
         荒废的那点武功还不算荒废,纠缠后,蛮自在的,自己兴罪,被人报了警。
         父亲节不希望父亲出现在警察局动威,只因那点点冲动。
         只可怜为何对我下手,颓废并不代表懦弱。
         诙谐的其实很爽,那拳拳到肉的滋味许久未成尝试,别记恨我,我不曾亏欠你们,等待拳头击打在我脸上让我停止思绪,奇怪的呢喃中被我刺伤双眼,嘀咕着这治安何时改善。
         一场爽闪的昏厥,味道特别的让人寻味,忘记说礼貌的用语,时却的以为在练习。
         不曾徘醉,我希望能亲亲抚摸你们的额头,倾诉一些乏味,混混仍旧是混混。
         抬醉。
         倒回此刻,除去忧伤我依旧是个残存的个体,显得无力发声。
         讽刺的是母亲从韩国回来带了身跆拳道道服给我,让我无地自容。
         最悲哀的人不是成功与否,最悲哀的人是连目标都不知何方寻觅而为旁人喝彩。
         可悲的人不是因为失败与否,而是连失败的机会都荡然后,还在茫然。
         操!
         为何忧伤!
         个体存在的价值不受旁人影响。
         日!
         你他们的狗屁总监说的轻松.
         我却胡言乱语。
         该是时候离去,去一个我认为对的地方。
         酒后总爱去说些暖昧的话,去安慰自己的灵魂是否熄灭。
         酒醒总认为很傻,去安慰酒后的自己别在冲动,那面性情。
         离去一个很远的地方,忘记曾经爱过残留过痛过的地方,逃避些许诺,提防些妩媚。
         酒精不能解决问题,却无数人沉醉与它能解决问题。
         挚友说:“解决不了问题,能解决睡眠".
         讥笑中我傲言他的伟大。
         谁不曾如此认同。
         这一褡后我无怨言,沉醉于此的时刻总是感性万分的充满神秘,却忘失探索,谜底永远在下一杯。
         于是翻开那些琳琅满目的洋酒,红酒,一切都是别人拟送的酒。
         为能喝而万岁,为在此清醒而万岁。
         无力感痛斥。
         耻辱感逼迫。
         忧伤感促使。
         友情感淡漠。
         睡了,我亲爱的朋友,烦恼煽情得到来总是暴雨,预示的什么成为重点,为过去的一切,所有,清郎而空而干杯,这杯能醉是烦恼的良药。
         PS:黑马的文案选取既然要求身高:男170女160。。。我操,多封建多SB的事情,小平哥的形象瞬间在我心目中瓦解。
  • 明天去做哲人 2007-06-02

    快乐男生总让我看的不那么快乐,时代总让越简单的词语越难懂,越真挚的泪水越阴谋。
         罪恶比美德更可爱,我们约束在封闭的视野里,总沾沾自喜的嗤笑那些罪人,仅仅他们拥有比我们失去的美德--淳朴。
         曾经明确该和不该,能与不能,喘息信仰的力量的无穷,犒赏着我的自负。
         这星期显得又空虚跌荡,人的位置摆放的高了就不自主了,即使你能操控那该死的肢体。
        我不希望我的生活漫步沙漠中,无奈启始却偏偏停留在此,扼杀我的乐观,侵吞我的勇气,把命运甩给别人去安排,互相丢坦,沦为孤。
        不时会想起挚友的梦想,悲哀的只能去想像别人的梦想,为他人喝彩,猜想那并不尽兴。
        异人微妙的在我身旁吹嘘,仿若在对我示威,这并不值得,或者说这并不值得在一个像我这样的废人面前炫耀,我痛斥我暂时改变不了的生活。
        回忆起过往的事情,仅仅四年,我只叹息不能再去感叹四年,暧昧四年记忆。
        镜头在转动,倒机的声音引领进深处--
        焦热夏天,南京街头,啃着面包,守候着新的面包和旧的爱情,一切瞬间失去。
        浪漫秋季,一个颓废的房,乱糟糟的屋,疲惫的身体睡着,走出屋,羡慕的眼神投来,做着一个人做不到的美梦,等待现实的醒来。
        春风得意,目空一切,恍然转头空,得到与失去都仅仅只存在我是否那刻在乎。
        默默冬天,消耗着那刻我暖,释放的那刻我冷,于是一起撕裂的痛了。
        海阔天空,残留那么一点的乐观词汇。
        寻梦不知道会不会比追梦更勇敢?
  • 任意一个快门 2007-03-25

    疯狂的猪
    太多梦想使我变得如此容易沮丧
    所以我开始寻觅在热闹的街道
    再也没人可以嘲笑我的简单和狂想
    圆舞曲脚步旋转一圈一圈
    浪漫的旋律
    朱古力与蓝莓我都不爱
    穿起斗拧争展出美腿
    俊男在过路时眼里带暮醉
    这个自己慢慢理解
    可惜没找到绿帽子
    魔法师还是小丑不得其解
    财神爷爷下凡还真费功夫
    明显会转晕
    希望别忘了我那份就行
    恭喜发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