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为了一些事,我执着到现在,也许就该好好改改加班的恶习,哪怕只是一半的时间管理。

    之大理回来,沉溺于新的事业领域中,爱上那些文字与PPT的逻辑关系,不忘创作的野蛮情操,永恒的策略轨迹。

    突然感觉空荡荡的忘记了谁或谁谁。

    忽然FEEL到错过了什么应该办或许久答应的事。

    对不起。

    2010年第一句。

    PS:就这样坦白的在BLOG里面。